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集团新闻

信用危机难自救 盛运环保生死劫

  深陷债务危机的盛运环保300090股吧)股份有限公司(300090.SZ)正处于生死存亡之际。

  7月11日,联合评级公告认为盛运环保已基本不能保障各项债务的偿还,因此决定将后者主体长期信用等级、“16盛运01”“17盛运01”债项信用等级都由“BB”下调至“CC”,同时都继续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这意味着受评对象不能偿还债务。

  对于盛运环保来说,这无异于雪上加霜。7月13日,盛运环保公布了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今年1-6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300万至-8800万元,同比变动-268.23%至-259.19%。

  盛运环保在其业绩预告中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去年底以来公司陷入较大债务危机,流动性严重不足,公司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营收大幅下降,而三项费用同步却有所增长。

  盛运环保在2010年6月登陆创业板,主营业务是以BOT方式投资、建设和运营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在2017年前,其业绩一直为正,然而到了2017年年报,业绩巨亏13亿元,此后便麻烦缠身,债务违约、担保问题、监管问询等一系列丑闻接踵而来。

  如今,盛运环保的生产经营已严重受阻,再难自我救赎,只能寄希望债务重组求得生机。

  盛运环保的债务危机是民营环保类上市公司近期境遇的一个缩影。民营环保上市公司在2018年成为重灾区,除盛运环保外,凯迪生态、神雾环保300156股吧)等公司均出现一定程度的债务违约。

  一定程度上,这与中国环保企业普遍采用PPP模式有关联,环保PPP模式投资期限长且规模较大,企业发展甚至生存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融资环境。

  高杠杆率经营,在A股上市公司当中普遍存在,盛运环保尤甚,其产业扩张的步伐向来激进。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在2017年新增承德盛运环保电力有限公司、集贤盛生物质电力有限公司、山东惠民京城环保产业有限公司、新疆宝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16家子公司。

  盛运环保2017年年报透露,该公司已投产、在建和拟建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工程的建设需要多项审核和批准,项目开工的前期时间长,且投资规模较大,回收周期长。

  根据公告,2017年以来,盛运环保中标、签署了18个项目,其中多数为垃圾焚烧项目,少数为污水处理、环卫服务项目,总投资达117.42亿元。

  资金捉襟见肘,盛运环保尝试了信托产品、租赁产品,甚至小贷公司等利息较高的融资渠道。

  浙商券商投行部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无论是银行还是非银机构,最终资金基本上都是来自银行,只是表内还是表外区别而已。现在资管新规落地,表外要转入表内,很多产品没法做了,发债融资变得更难,一些民营上市公司如果公司资金管理不好,很容易造成流动性危机。

  目前,盛运环保合计拖欠35家公司债务,合计拖欠债务达到8.87亿元,这其中有10家融资租赁公司,包括安徽国元融资租赁、安徽中安融资租赁、合肥华元融资租赁、远东国际租赁、西藏天富融资租赁、佛山海晟金融租赁、华电融资租赁、厦门海银汇通融资租赁、河北省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天津滨海新区弘信博格融资租赁等。

  金额最大的单位是华融控股(深圳)股权投资并购合伙企业,盛运环保旗下三个子公司在3月30日共有三笔总计3亿元的到期债务。

  盛运环保最早曝出债务危机是在2018年1月,当月11日,盛运环保子公司宁阳盛运环保拖欠佛山海晟金融租赁公司一笔909万元的租金逾期。

  值得一提的是,盛运环保在最近两个月有债务恶化的迹象。5月10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共计6.29亿元。这意味着,在最近两个月该公司又增加了2.5亿元债务。

  前述浙商证券人士称:“盛运环保的债务较复杂,需要整体安排,而且需要依靠强有力的资金注入来恢复信用。”

  根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目前,盛运环保尚未到期的债券余额合计为11.55亿元,包括:2亿元超短融资债券“18盛运环保SCP001”,剩余期限90天;4.55亿元公司债“17盛运01”,到期日为2020年3月23日;还有两个5亿元私募债“15盛运01”和“16盛运01”,到期日分别为2018年12月24日和2019年8月2日。

  负债规模过高,直接导致盛运环保财务费用高企。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2017年盛运环保的财务费用为2.88亿元,比2016年的9238万元增长了212.45%。

  一个企业债务违约,仿佛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下会引起连锁反应,往往会将银行、证券、基金甚至个人投资者等多方拖入泥淖。

  评级机构对盛运环保的展望早已负面。4月4日,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国际”)将盛运环保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A-,并列入可能降级的评级观察名单。5月11日,中诚信国际再次将盛运环保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BBB-,并继续列入可能降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不少业内人士判断,盛运环保实际上已经信用破产,要想再发债非常困难,因此盛运环保接下来会面临更大的融资压力,这也符合民营企业短期信用不可逆的特点。

  除评级机构下调评价外,诉讼、仲裁、第一大股东股份轮候冻结等“坏消息”亦纷至沓来。

  4月25日,盛运环保收到安徽证监局的《行政处罚监管措施决定书》,因13亿元对外担保存在违规、3.8亿元债务逾期信息未及时披露等行为遭警示。

  7月12日,盛运环保发布《关于公司大股东质押股票跌破平仓线的公告》。公告称,大股东开晓胜持有公司股票1.8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69%。截至目前,开晓胜共质押了1.78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为98.53%。

  目前,开晓胜持有的股份被河北省高院司法冻结,且实际冻结数量超过其实际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

  7月9日,盛运环保发布《关于银行账户被冻结的进展公告》显示,盛运环保及子公司共8个银行账号被冻结,合计申请冻结金额为2.1亿元。但令人尴尬的是,盛运环保这8个账户合计账面余额仅819.26万元。

  盛运环保的生产经营已严重受阻,再难自我救赎。若无强有力的“白武士”出现,其前景将一片灰暗。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安徽省的态度较为积极,试图控制这场信用危机。6月底,安徽省桐城市主要领导,长城资产等关联方负责人专门召开了债务重整会议。

  目前,盛运环保正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能集团”)商谈,川能集团开始介入盛运环保的债务重整,双方进行过多次接触。

  根据公告,6月份,川能集团先是组织中介并委派专家对盛运环保进行调查工作,接着派人参加了由安庆银监分局召集的银行债权人会议,并在会上充分表达了债务重整意愿。随后,川能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川发展与盛运环保及其大股东开晓胜签订了四方《临时托管协议》,开晓胜将其持有的所有盛运环保股份全部委托给川发展行使。

  不过,联合信用的评价称,“川能集团对盛运环保的尽职调查仍在进行中,尽调时间较长,后续需四川省国资委批准,流程较繁琐,该事宜仍存较大不确定性”。

上一篇: 盛运环保: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2017年度内部控制评价报告》的核查意见     下一篇: 仙竹牌的江西华太药业产的右旋糖酐铁片能吃吗